R.I.P. 大外婆

猴年还在正月里,今天却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我的大外婆于下午两点左右在成都的养老院里过世了,享年90岁。

她是我外婆的亲姐姐,所以我从小就叫她大外婆。听家里老人说起,我小的时候(大概是5岁之前)的那几年,爸妈不在身边的日子,是外婆和大外婆一起把我带大的。尽管那段岁月在我的记忆里几乎等于空白,但在老旧的黑白照片里可以看到坐在玩具小车上的我,以及身旁面带微笑的外婆和大外婆,那段岁月对这两位外婆来说,应该是辛苦的,欢乐的。

2011年之前的每年春节,我都会我跟着爸妈一起去看大外婆。早些年她的家在大木桥路附近,和大外公两个人,挤在小小的石库门亭子间里,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作为上海人,我从来没有住过石库门,每次去拜年,我都很希望能爬一爬那个通向阁楼的木头楼梯,可是都没有试过。大木桥地区整体改造动迁后,她的家搬到了闵行区的一片动迁小区里,以目前的眼光看,那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地段还算不错。只是大外婆从住进去的第一天到2011年3月4日离开上海,那套房子始终是一套毛坯房,家具是原来亭子间里直接搬过去的,墙面仍旧都是水泥墙,完全没有装修过,更别提装饰了。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仍旧住在这样的房子里的老人真的不多,可她偏偏就是这样。每次去她家探望,她都不知道该拿什么来招待我们,很多时候,只是白开水兑白砂糖,她说这样甜甜的小孩子喜欢吃。

导致这样家徒四壁的原因有很多,可是抛开一切的一切,致命伤是她的四个子女。我相信上海滩上家庭矛盾、子女不和、一己私利的例子比比皆是。不过反观我们家,我的外婆有四个子女,他们都是尽力把自己最好的东西给外婆,可惜外婆福薄,2000年的时候就过世了。而大外婆,同样也有四个子女,他们要么是经济能力有限,没办法顾及,或者说也不想顾及;要么就是干脆逃避,最好离得越远越好。作为一个旁系晚辈,我不能评论太多,也没有资格评论,但我真的很难想象是一种什么样强大的力量可以驱使他们这样无情地对待自己的母亲。

2011年3月2日,我们家和大外婆以及她的女儿一起吃了一顿送别饭,因为两天后她要启程去成都,那时大外公刚过世不久,说是去成都和她的大儿子生活一段时间。听说到成都后的一个星期,大儿子就把她送到成都当地的养老院去了,个中原因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好奇,一个一辈子都在上海生活、祖籍绍兴的老人,能吃得惯成都顿顿有辣椒的饭菜吗?而今天,在差不多过了5年成都养老院生活的今天,大外婆终于离开了人世,除了成都的大儿子,在上海的三个孩子没有一个在现场。我觉得,她应该也没有什么可眷恋的了。

仍然记得在我外婆2000年去世以后,至2011年的每个春节,和爸妈一起去探望大外婆已是惯例,每次见到大外婆,我的眼角都会偷偷湿润,因为她的外貌酷似我的外婆,语气口音也都极其相似。每次我都会心想,要是外婆还活着就好了,随后假装走向布满生锈的铁栏杆的阳台、或是走进没有一片瓷砖的厨房、要么就是走进水泥墙壁的卧室,默默地将眼泪憋回眼底。而今,再也见不到了。

逝者已去,如果大外婆能见到外婆,一定要告诉她我很想念她,并且,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也一并会想念她......,R.I.P.我亲爱的大外婆。

R.I.P. 大外婆

5 Comments

  1. 唐霜

    祝安好,享年90以上已经是很幸福的事,况且还有这么多尽孝子孙后辈

  2. 哲尔夫

    人到那个岁数,对离开人世看得很淡,因为她们已经寂寞了一二十年。
    节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