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浪琴环球马术冠军赛

马术比赛在国内还算比较小众,平时也很少有机会看到,除了奥运会以外,几乎没有什么比赛可看,上海浪琴环球马术赛倒是在上海连续3年举办了,每年的4月底,各国的骏马都会长途跋涉来到上海,也算是申城的一项重要赛事。小长假前夕,托朋友的福,送了两张4月28日上海浪琴环球马术冠军赛的门票给我,于是和先生一起去看了一天马术比赛,一饱眼福。

IMG_0072

此次的马术比赛主要是以计时障碍赛为主,门票涵盖一天的比赛,另外附送100元午餐券,提供观众在比赛午休时的午餐。上午的比赛11点开始,首先是骑手丈量场地(Course walk)。骑手们会纷纷走入比赛场地,在半个小时的时间内,行走于每个障碍之间,主要目的是为了计算各个障碍之间的距离,测量一下应该让自己的马匹何时跨栏。这一步骤相当重要,也是障碍赛比赛前必须实行的惯例。

IMG_0078

上午的比赛是两段赛-1.45米障碍赛。骑手需要越过13个障碍,其中前6个不能掉杆,否则立即淘汰,如果前6个障碍顺利越过,则用时最短者为胜。按照官方的报道,此次比赛包括世界排名前十在内的近60名骑手齐聚申城,测量完场地比赛就算正式开始了。显然马术这项运动还是西方人的天下,英法意瑞德等等男女骑手比比皆是,还有来自于中东的酋长,听解说员说,其中的一位酋长已经是上海赛的老朋友了,年年来参赛,就是爱玩马术。代表中国的选手也有四位,但不论是马匹的外形和实力,仍然略逊一筹。比赛用马也是长途跋涉来的上海,一般在7-11岁之间,最老的一匹马有16岁了。每一位骑手上场,解说员都会介绍说,这是一匹公马、母马、煽马。我一开始还没太明白,“善马”?善良的马吗?后来才发现,有好多匹“善马”,突然意识到原来是煽马,就是阉割了的公马。为了保持马匹良好的脾气和矫健的身形,也是挺残酷的。

IMG_0130

差不多10来匹马完成了全部障碍的跨越且没有掉杆,除此之外失误的马匹也是不少,每每有杆子掉落,全场都会发出一声叹息,不过最后还是会报以掌声鼓励。比如这匹来自墨西哥的16岁煽马。越过这个障碍的时候,碰掉了木块,于是马也受惊了,反复跳跃了好几次才渐渐平静下来。另一位骑手则是干脆被马匹甩在了地上,马匹不管不顾自己跑开了,骑手虽被重重地摔在地上,但却立刻爬起来去追赶受惊的马匹,就好像在呼唤自己的孩子快回来一样,场面很富有感情。

IMG_0153

IMG_0154

IMG_0155

IMG_0156

上午的比赛有48匹马参加,两个小时的比赛意犹未尽。午休过后,紧接着开始下午的比赛。首先还是骑手丈量场地,随后是1.50-1.55米障碍团体赛和附加赛。这次障碍不仅数量多了,而且高度也升高了。每个团体有两位骑手参赛,每碰掉一个杆子,扣4分,时间和扣分数最少的则获胜。不过关于掉杆还有一个有趣的规定,这里指的碰掉的杆子,都是指最高的那一根,如果马匹越过障碍,后腿不小心碰到了第二条或者是第三条杆子,那是不扣分的,还挺人性化的。下午比赛的障碍布局不错,有一个组障碍距离我很近,拍了好多马匹飞跃的照片,真是过瘾,每次有马匹飞奔到此处,前后左右的相机快门齐发,咔嚓咔嚓声毫不吝啬。同样高度的障碍,从照片来看,有的马匹轻松越过,而且还有很大的余量,有的则是差一点碰杆险象环生。最后的附加赛也是计时赛,障碍的设置里包含好几个小急转弯,对马匹的驾驭要求更高。

整个比赛差不多下午6点才结束,最后获胜的是一个德国选手,他的马匹好像也很高兴的样子。

通过一天的观赛,对马术障碍赛的规则也有了一定的了解,马术运动的魅力应该就是人马合一的境界,即考验选手的能力,又体现选手与马匹之间的交流和控制,真的是意犹未尽。最后贴一张瑞士女骑手Jane Richard Philips一跃而起的照片,真是帅极了!

观浪琴环球马术冠军赛

11 Comments

  1. stan

    还从来没去看过。但要自己买票估计……
    嘉定那有个儿童马术训练基地,还蛮多人去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